一路金融 Products
Products 產品詳情
產品名稱:

大連瑋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與盛萬科借款合同糾紛一案

上市日期: 2017-09-01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 再審民事判決(2011)遼審二民抗字第57號

大連瑋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瑋海公司)與盛萬科借款合同糾紛一案

抗訴機關:遼寧省人民檢察院。申訴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大連瑋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住所地:大連市沙河口區西安路10號。法定代表人:郝淑芝,該公司董事長。委托代理人:辛學凱,遼寧宏都律師事務所律師。被申訴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盛萬科,男,1964年10月5日出生,漢族,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經理,現住大連市甘井子區文體南街71號2-6-1。委托代理人:吳玉娟,遼寧新華律師事務所律師。

審理經過

大連瑋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瑋海公司)與盛萬科借款合同糾紛一案,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于2009年8月4日作出(2008)甘民合初字第1331號民事判決。宣判后,盛萬科不服,提起上訴。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0年4月14日作出(2009)大民一終字第3033號民事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瑋海公司不服,向檢察機關申訴。遼寧省人民檢察院于2010年12月4日作出遼檢民抗字(2010)70號民事抗訴書,向本院提出抗訴。本院于2011年1月5日作出(2011)遼立一民抗字第1號民事裁定,提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由張云涌擔任審判長,韓巖承辦,許曉東參加的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遼寧省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李曉光、潘松出庭,申訴人瑋海公司的委托的代理人辛學凱,被申訴人盛萬科的委托代理人吳玉娟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原告訴稱

2008年3月28日,一審原告(申訴人)瑋海公司起訴至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稱,盛萬科于2001年11月13日向瑋海公司借款人民幣30萬元整,至今未還。請求判令盛萬科償還借款30萬元,并承擔訴訟費。

一審被告辯稱

一審被告(被申訴人)盛萬科辯稱,1、該30萬元借款事實并不存在,盛萬科從瑋海公司取走的轉賬支票是基于雙方簽訂的《合作開發房地產協議書》中約定的瑋海公司應當支付的開發“西安路高技術電訊產品展銷大廈”辦理手續和前期費用,且當時到瑋海公司取支票時明確寫明系西安路工程前期費用,并不是借款,借據是偽造的。因此,本案案由并不是借款合同,而是合資、合作開發房地產合同糾紛;2、2006年1月22日,瑋海公司法定代表人嚴海向盛萬科出具《還款協議》承諾“嚴海將盛萬科所欠的款項及欠條全部作廢,不再向盛萬科追欠款,兩人之間不再有債務關系”。因為不是借款,瑋海公司法定代表人才親筆書寫了這個承諾,表明雙方不再有債務關系,雙方的權利義務已經終止,那么,雙方已無任何民事法律關系;3、瑋海公司的起訴已過訴訟時效;4、當時取款人是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盛萬科是其法定代表人,在取款單上簽字,只是履行職務行為,因此,以盛萬科為被告,主體有誤。請求駁回瑋海公司的起訴或訴訟請求。

?一審法院查明

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2008)甘民合初字第1331號民事判決認定,2001年11月13日,盛萬科向大連林海房地產有限公司借款人民幣30萬元。盛萬科取走的是30萬元轉賬支票,存入其在銀行設立的個人特戶。2004年3月,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更名為瑋海公司。本案審理期間,盛萬科申請對瑋海公司所提供的借據的形成時間和簽名的真偽性進行司法鑒定。經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司法技術處委托,遼寧德恒物證司法鑒定所對借據進行了檢驗,結論:“盛萬科”三個字是其本人所簽寫;關于形成時間,因不具備鑒定條件,無法鑒定。

?一審法院認為

該判決認為,本案為借款合同糾紛,借據是法律確認的一種借款合同形式,屬于債權證書。在本案中,瑋海公司持有債權證書,盛萬科對此持異議,爭議的焦點在于借據是否真實,對此,盛萬科申請了司法鑒定,結論:“盛萬科”三個字是其本人所簽寫;關于形成時間,因不具備鑒定條件,無法鑒定。鑒定結論沒有否認借據的真實性,盛萬科應當對此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盛萬科對鑒定結論有異議申請重新鑒定,但沒有提出證據證明本案鑒定存在法律規定的準許重新鑒定的情形,故不予準許。盛萬科辯稱該款系雙方合作工程的前期費用,取走后轉給了大連卓爾投資有限公司,為此提供了該公司的收款收據2張,分別是2001年9月15日20萬元、9月27日50萬元,時間均在本案事實發生之前,故不能證實涉案款項用于雙方合作工程。至于瑋海公司的經理閆海向盛萬科出具的《還款協議》,承諾的是兩人之間不再有債務關系,不足以證明本案債務已被免除。關于訴訟時效問題,因雙方沒有規定還款期限,瑋海公司現主張權利,沒有超出法律規定的訴訟時效期間。關于盛萬科主體問題,盛萬科所稱的單位當時沒有在借據上加蓋公章,事后也未對盛萬科是否系履行職務的行為加以確認,故其所辯意見不予采納。綜上所述,瑋海公司現有證據可以證明雙方之間3O萬元債權、債務關系的存在,其請求盛萬科予以償還,理由正當,應予支持。判決:盛萬科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內償還瑋海公司借款人民幣30萬元。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6,050元、訴訟保全費2,550元,共計8,600元,由盛萬科負擔。

二審上訴人訴稱

宣判后,盛萬科不服,向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原判,改判本案案由為合作開發房地產糾紛,因雙方債權債務已經終結而駁回瑋海公司的訴訟請求。其理由為:一、原審認定本案案由為借款合同糾紛錯誤,本案案由應為合作開發房地產合同糾紛。30萬元的借款事實并不存在,盛萬科從瑋海公司取走的轉賬支票是基于雙方簽訂的《合作開發房地產協議書》中約定的瑋海公司應當支付的開發“西安路高技術電訊產品展銷大廈”辦理手續和前期費用,且盛萬科也投入了人民幣40萬元,因瑋海公司的原因無法收益或收回。因此,本案案由并不是借款合同,而是合作開發房地產合同糾紛。二、原審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完全錯誤。鑒定結論只得出:盛萬科三個字是其本人所簽寫;關于形成時間,因不具備鑒定條件,無法鑒定。該鑒定結論具有缺陷,只鑒定出盛萬科庭審時已承認的事實,并沒有鑒定出盛萬科懷疑的事實,并不能證明借據的真偽。原審認定“至于瑋海公司的經理閆海向盛萬科出具的《還款協議》,承諾的是兩人之間不再有債務關系,不足以證明本案債務已被免除”也是完全錯誤的。三、原審不予準許盛萬科重新鑒定的判決完全違背了最高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十七條之規定。四、因本案已超過訴訟時效,請求駁回瑋海公司的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查明

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2009)大民一終字第3033號民事判決認定,關于合作一事,瑋海公司陳述合作屬實,與案涉事實沒有關系,合作也沒有進行到底;法庭隨后詢問,是否有關于合作終止、解除、暫停的相關文字意向,雙方均陳述沒有。法庭詢問,對瑋海公司與沙河口區公安分局、大連卓爾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卓爾公司)的合作意向真實性有無異議,瑋海公司陳述對形式真實性不發表意見,與其沒有關系;對與匯鑫公司的合作開發協議,瑋海公司陳述對真實性沒有異議,但與本案自然人盛萬科借瑋海公司的錢沒有關聯性。關于盛萬科舉證的有關合作事宜的文件復印件有:1、大連市人民政府辦公廳(64號)《關于西安路商業大街改造的會議紀要》;2、甲方大連市公安局沙河口公安區分局、乙方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丙方卓爾公司之間《合作意向書》;3、大連市沙河口區人民政府《關于申請提供大連高新電子通訊技術產品營銷大廈項目規劃設計條件的函》;4、市政府(廳收828號)《關于啟動大連高新電子通訊技術產品營銷大廈項目的請示》收文處理單;5、卓爾公司收款收據;6、甲方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乙方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第三方大連匯鑫實業總公司的《合作開發房地產協議書》。甲方大連市公安局沙河口區分局、乙方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丙方卓爾公司之間《合作意向書》中約定的部分內容為:三方經過認真友好協商,決定共同合作,在沙河口公安分局主樓北側興建《關于西安路高技術電訊產品展銷大廈項目》事宜達成意向;其第三項約定乙方負責1、乙方負責建設投資資金及時到位,不影響工程建設等。大連市沙河口區人民政府《關于申請提供大連高新電子通訊技術產品營銷大廈項目規劃設計條件的函》載有:區政府意將該項目的建設,由沙河口區公安分局與該局選擇的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共同投資建設。甲方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乙方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第三方大連匯鑫實業總公司的《合作開發房地產協議書》中第四項合作方式約定:甲方負責辦理手續及前期準備工作,乙方負責費用,費用總計200萬元超出部分甲方自負;第十一項約定:為保證本合同的切實履行由大連匯鑫實業總公司自愿為甲方提供擔保,承擔連帶責任。關于鑒定問題。一審時,遼寧德恒物證司法鑒定所于2008年10月28日出具(2008)遼德司文檢字第295號文檢科學技術鑒定書。盛萬科于一審第二次庭審中提出對鑒定意見有異議,申請重新鑒定。因系二審程序,經雙方當事人同意對《借據》內“盛萬科“三個字”以外的形成時間進行了鑒定,由二審法院司法技術處召集雙方當事人后,委托北京明正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司法鑒定。該中心于2010年1月14日出具京正2009司鑒字第0325號文件鑒定意見書,鑒定意見為:1、標稱時間為2001年11月13日《借據》上書寫字跡(除借款人處“盛萬科”三字外)應為其標稱時間之后形成。2、標稱時間為2001年11月13日《借據》上“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財務專用章”印文應為2004年5月之后形成。瑋海公司對北京明正司法鑒定中心的鑒定結論提出異議,不同意使用鑒定中心的比對樣本,法庭限定其在指定期間內提供相應的比對樣本,其逾期未能提供和舉證,應視為舉證不能。關于瑋海公司起訴時舉證二份證據之一《借據》。該《借據》除印刷體外,手寫的為:第一行,借(據字為印刷體);第二行,2001年11月13日;第三行,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第四行,叁拾零萬元零仟零佰零拾零元零角零分零(拾、萬、仟、佰、拾、元、角、分為印刷體),以及300,000元;第五行(事由),盛萬科借支票壹張,支票號:26632號,上午9:13分拿走支票;第六行,借(款人,為印刷體)盛萬科。第七行皆為小一號字體的印刷體。注:供單位內部及單位間非營業性往來款之借、收據用。關于案涉資金走向。瑋海公司在一審起訴狀主張其權利的證據有二,一是2001年11月13日的《借據》一張。二是建設銀行轉賬支票存根(XV04826632)一張。在二審審理中,本院依職權據上列轉賬支票存根(XV04826632)而調取了相關銀行會計憑證。查:6632號建行轉賬支票收款人為盛萬科,付款人為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金額為30萬元,填寫日是貳零零壹年壹拾壹月壹拾叁日。又查,大連市商業銀行轉賬支票XVI01885124收款人為侯金峰,付款人為盛萬科,金額為30萬元,填寫日是貳零零壹年壹拾壹月壹拾伍日,付款行名稱:商行甘支金南路營業所,該5124號轉賬支票蓋有大連市商業銀行甘井子支行金南路營業所2001年11月15日轉訖(1)的三角形套蘭印章。上列銀行會計憑證,經二審庭審質證,雙方當事人對真實性均無異議。另,大連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8年4月24日出具的《私營企業吊銷內容查詢卡》上載有,企業名稱: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盛萬科:成立日期:2001年5月31日;吊銷日期:2008年1月11日。以及,大連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10年2月21日出具《私營企業吊銷內容查詢卡》上載有,名稱:卓爾公司;法定代表人姓名:侯金峰;成立日期:2001年2月7日;吊銷日期:2003年9月25日。另外,盛萬科舉證《還款協議》一張,內容為:“嚴海將盛萬科所欠的款項及欠條全部作廢,不再向盛萬科追欠款,兩人之間不再有債務關系。閆海,2006年1月22日。”以及,盛萬科在一審答辯狀中稱:到瑋海公司處取支票時明確寫明系西安路工程前期費用,并不是借款,借據是偽造的,當時的取款人是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盛萬科是其法定代表人,其系履行職務行為,以盛萬科為被告,主體錯誤。

本院認為

該判決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規定: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貸款人借款,到期返還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據上,借款合同的標的物是作為特殊種類物的貨幣,并且需要交付標的物,借款合同是以轉讓貨幣所有權為目的的合同。經查實及庭審質證,雙方確認案涉資金30萬元走向清晰明確,其資金走向是:2001年11月13日由瑋海公司在建行的賬戶轉入盛萬科在大連市商業銀行金南路營業所的賬戶;2001年11月15日由盛萬科的賬號轉入在農行中山支行開戶的西安路房地產項目的合作方卓爾公司法定代表人侯金峰的個人賬戶。上列資金走向與盛萬科舉證的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與瑋海公司合作開發西安路房地產開發項目相互印證,同時,瑋海公司對真實性無異議的,其與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大連匯鑫實業總公司三者間的《合作開發房地產協議書》亦可以佐證。在一審起訴時,瑋海公司提供的《借據》上第三行為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倒數第二行為借(款人,印刷體)盛萬科,倒數第一行為(印刷體)注:供單位內部及單位間非營業性往來款之借、收據用。從上列的文字字樣中,通常判定誰是借款人,應考慮有兩種可能,一為企業法人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二為自然人盛萬科,一審在認定自然人為借款人的同時沒有否定企業法人為借款人的依據,顯然一審審核和采信證據錯誤。鑒定結論僅是民事訴訟證據的法定形式之一種,遼寧德恒物證司法鑒定所的鑒定結論,沒有其他證據相佐證,又與真實的資金走向不一致,故不能作本案的證據采信。北京明正司法鑒定中心的鑒定結論與盛萬科在一審時的部分答辯意見具有一致性。嚴海與盛萬科的《還款協議》發生在兩自然人之間,且與本案的當事人自然人盛萬科、企業法人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不具有直接對應性,在形式上尚缺乏授權,并且上列協議在文字上并沒有公司或體現公司意思的文字字樣。綜上,盛萬科上訴有理,予以支持。判決:一、撤銷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2008)甘民合初字第1331號民事判決;二、駁回瑋海公司的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6,050元,訴訟保全費2,550元,一審鑒定費3,00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6,050元,二審鑒定費12,000元,均由瑋海公司承擔。遼寧省人民檢察院抗訴認為,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2009)大民一終字第3033號民事判決書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適用法律錯誤。理由如下:瑋海公司主張與盛萬科之間建立的是借款合同法律關系。提供的主要證據是:附有盛萬科簽名的金額為30萬元的借據及轉賬支票各一張。盛萬科則認為其所代表的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與瑋海公司之間系合作開發合同關系而非借款合同法律關系。其對轉賬支票的真實性無異議,但對借據的真實性予以否認,并提供了相反證據。該案的爭議焦點即在于:盛萬科所提供的相反證據能否推翻借據的效力?雙方之間是借款合同關系抑或合作開發合同關系?本案終審法院認為,由瑋海公司將30萬元轉入盛萬科的賬戶;又由盛萬科的賬號轉入卓爾公司法定代表人侯金峰的個人賬戶。上列資金走向與盛萬科舉證的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與瑋海公司合作開發西安路房地產開發項目相互印證,《合作開發房地產協議書》亦可以佐證。從而支持了盛萬科關于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與瑋海公司系合作開發合同關系的抗辯主張。終審判決該認定系認定案件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適用法律錯誤。本案的借款合同主體與上述《關于西安路高技術電訊產品展銷大廈項目合作意向書》、《合作開發房地產協議書》的合同當事人并非一致,是基于不同的合同法律關系而形成的各自獨立的權利義務關系,彼此相互獨立、互不牽連;具體而言,盛萬科舉證的用以證明其履行的是職務行為以及與瑋海公司之間系履行雙方之間的合作開發合同的兩份協議中,第一份《關于西安路高技術電訊產品展銷大廈項目合作意向書》的三方合同當事人分別為大連市公安局沙河口分局、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卓爾公司;第二份《合作開發房地產協議書》的雙方當事人則為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和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2004年更名為“瑋海公司”)。就合同主體而言,上述合同主體皆為法人單位。而借據的雙方當事人則為瑋海公司和盛萬科個人;關于這一點,不僅有盛萬科在借款人一欄的親筆簽名為證,更有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將30萬元款項打入盛萬科個人賬戶以及盛萬科并未將30萬元款項存入卓爾公司賬戶,而是存入該公司法定代表人侯金峰的個人賬戶進一步證實。按照法人理論,公司作為獨立法人,其財產和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個人財產是分離的,盛萬科和侯金峰個人賬戶里的資金不能等同于其單位資金。瑋海公司向盛萬科賬戶轉款的行為以及隨后盛萬科向侯金峰賬戶轉款的行為不能等同于對上述法人單位之間簽訂的合作開發協議的履行行為;即30萬元資金走向與《合作開發房地產協議書》以及西安路合作項目的三方協議之間不能形成證據鏈條,彼此不能相互認證;本案是基于借款事實而在盛萬科與瑋海公司之間形成的借款合同糾紛,而不是終審判決認定的合作協議糾紛。本院再審過程中瑋海公司稱,1、終審判決把借款合同關系錯誤認定為合作開發關系,即使認定案涉30萬元是法人之間履行合作開發合同而生的,也應駁回起訴,而不是駁回訴訟請求。2、終審判決認為德恒所的鑒定結論沒有其他證據相佐證錯誤。3、北京明正所的鑒定在選取比對樣本上,二審法官未經當事人庭審質證,擅自同意用鑒定機構的樣本庫的樣本,程序違法,該鑒定結論不能作為證據使用。盛萬科辯稱,1、案涉借據是偽造的,盛萬科確實從瑋海公司取走30萬元支票一張,但打的不是案涉的借據,而是在事由一欄由盛萬科親自寫明“西安路工程前期費用”。該借據上盛萬科的簽字模仿很像,盛萬科曾誤認為是其簽字,但實際不是。2、關于鑒定的問題,鑒定過程及結論中記載要求提供比對樣本,但因雙方未能提供,同意使用鑒定中心樣本,瑋海公司關于未經其同意并不是事實。3、本案不是借款合同關系而是合作開發合同關系。實踐中法人以法定代表人個人、出納員個人、會計個人開立賬戶走款實際代表法人履行職務行為被認定為法人行為的案例舉不勝舉,本案已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盛萬科取走的30萬元已轉入卓爾公司法人代表侯金峰的賬戶上,用于合作開發的前期費用,一人取款、一人收款均是代表法人履行職務行為,二審對此認定完全正確,請求維持二審判決。本院再審對原二審認定的事實予以確認。另查明,盛萬科系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01年7月8日,大連市公安局沙河口區分局(甲方)、萬業公司(乙方)、卓爾公司(丙方)三方簽訂一份《關于西安路高技術電訊產品展銷大廈項目合作意向書》,約定:甲方承辦一切手續,乙方和丙方共同負責投資開發,乙方負責建設投資資金及時到位,丙方負責該項目的組織、投資及時到位。上述三方《合作意向書》簽訂之后,因資金問題,經大連匯鑫實業總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曉丹介紹,盛萬科與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焉海相識。其后萬業公司(甲方)與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乙方)簽訂一份《合作開發房地產協議書》,約定:經雙方自愿聯合開發《西安路高技術電訊產品展銷大廈》即大連市公安局沙河口區公安分局后院改造工程,本著互惠互利,求真務實的原則達成如下協議:一、該項目位于大連市公安局沙河口區分局后院內,該項目由甲方與沙河口公安分局共同辦理有關開發建設的手續。……四、1、該項目甲乙雙方合作,甲方負責辦理手續及前期準備工作,乙方負責費用,費用總計為人民幣200萬元超出部分甲方自負。……八、在甲方辦理手續過程中,如遇不可抗力事件,政府行為及其它不可預見的事實發生,導致合同不能履行。甲方應全部無條件返還乙方已經給付的款項。……十一、為保證本合同的切實履行,由大連匯鑫實業總公司自愿為甲方提供擔保,承擔連帶責任。萬業公司在甲方處蓋章,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在乙方處蓋章,大連匯鑫實業總公司在擔保人處蓋章。卓爾公司分別于2001年9月15日、9月27日收到萬業公司給付的西安路工程的前期費用20萬元、辦理手續費50萬元。同年11月13日,盛萬科從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處取走30萬元轉賬支票,存入其在銀行設立的個人賬戶,并在借據上簽字。二日后,經盛萬科的賬戶轉入卓爾公司法定代表人侯金峰的個人賬戶30萬元。2004年3月,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更名為瑋海公司。一審審理期間,盛萬科申請對瑋海公司所提供的借據的形成時間和簽名的真偽性進行司法鑒定。經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司法技術處委托,遼寧德恒物證司法鑒定所對借據進行了檢驗,結論:“盛萬科”三個字是其本人所簽寫;關于形成時間,因不具備鑒定條件,無法鑒定。二審期間,經雙方當事人同意對《借據》內“盛萬科“三個字”以外的形成時間進行了鑒定,由二審法院司法技術處召集雙方當事人后,委托北京明正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司法鑒定。該中心于2010年1月14日出具京正2009司鑒字第0325號文件鑒定意見書,鑒定意見為:1、標稱時間為2001年11月13日《借據》上書寫字跡(除借款人處“盛萬科”三字外)應為其標稱時間之后形成。2、標稱時間為2001年11月13日《借據》上“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財務專用章”印文應為2004年5月之后形成。瑋海公司對該鑒定結論提出異議,不同意使用鑒定中心的比對樣本,二審法院限定其在指定期間內提供相應的比對樣本,以便轉交鑒定機構重新鑒定或復議,但瑋海公司認為其不是申請鑒定人,樣本應由盛萬科申請向工商局調取,其不同意提供樣本,故瑋海公司在二審法院指定的期限內未提供鑒定所需的比對樣本。本院再審庭審中瑋海公司陳述“借據就是借款當天形成的,先是由瑋海公司會計填寫的內容,其后盛萬科在借據上簽的字”。上述事實有借據、支票存根、《合作開發房地產協議書》、《關于西安路高技術電訊產品展銷大廈項目合作意向書》、企業變更核準通知書、鑒定書、銀行相關票據、收款收據、私營企業吊銷內容查詢卡、法院詢問筆錄、當事人陳述等在卷佐證,已經庭審質證,本院予以確認。本院再審認為,關于案涉30萬元款項性質的問題。瑋海公司據以主張30萬元借款借據上書寫的內容除盛萬科三字外,其余內容均為上面標注時間2001年11月13日之后形成,且上面“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財務專用章”更是2004年5月之后形成的,這與瑋海公司的陳述“該借據就是2001年11月13日借款當天形成的,是瑋海公司的會計先書寫的內容,之后盛萬科簽的字”相矛盾,故該借據的真實性、合法性無法認定,其證明不了瑋海公司與盛萬科之間借款關系的存在。同時,該借據的名頭填寫為“萬業公司”,與其下方注明的“供單位內部及單位間非營業往來款之借、收據用”,可相互印證該借支票的行為系發生在單位之間,盛萬科在該借據上簽字,只是履行法定代表人的職責,該簽字應認定為職務行為,該借據雖沒有蓋具萬業公司的公章,但有其法定代表人簽字認可,故可以認定該借據的借款人為萬業公司。盛萬科在取走該借據所載明的支票后,將案涉的30萬元存入其個人賬戶上,兩天后便將該筆款項轉入西安路房地產項目的合作方卓爾公司法定代表人侯金峰的個人賬戶。雖該30萬元存入的是萬業公司及卓爾公司法定代表人個人的賬戶上,但在現實中法人以法定代表人個人名義開立賬戶走款的現象也客觀存在,并且上述所列資金走向與萬業公司和瑋海公司的前身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簽訂的《合作開發房地產協議書》約定的“萬業公司負責辦理手續及前期準備工作,大連林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負責費用”相互印證,且有大連市公安局沙河口區分局、萬業公司、卓爾公司三方簽訂的《關于西安路高技術電訊產品展銷大廈項目合作意向書》以及卓爾公司曾經兩次收到萬業公司給付的西安路工程的辦理手續費用、前期費用的事實相佐證。上述證據已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足以認定盛萬科取走30萬元的行為系職務行為,該30萬元系合作開發西安路工程用款,二審對此認定并無不當。綜上,對瑋海公司主張該30萬元系盛萬科個人借款,因無事實依據,不予支持。瑋海公司可依據其與萬業公司簽定的《合作開發房地產協議書》的相關約定,另行主張權利。關于瑋海公司提出有關鑒定的問題。關于遼寧德恒物證司法鑒定所所出具的鑒定結論,該鑒定程序合法,盛萬科對取走30萬元支票的事實又予以認可,且該30萬元的資金走向與此鑒定結論并不矛盾,二審對此鑒定結論不予采信錯誤,本院予以糾正,但此節事實并不影響二審的判決結果,二審判決結果正確,本院予以維持。關于北京明正司法鑒定中心所出具的鑒定結論,在二審審理期間瑋海公司對該鑒定結論提出異議,不同意使用該鑒定中心的比對樣本,二審法院限定其在指定期間內提供相應的比對樣本,以便轉交鑒定機構重新鑒定或復議,但其未能提供,在此情況下,二審法院采信該鑒定結論并無不當,程序合法。綜上,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審判監督程序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七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再審裁判結果

維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2009)大民一終字第3033號民事判決。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人員

審判長張云涌審判員許曉東代理審判員韓巖

裁判日期

二0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

書記員

書記員劉元德

Hot Products / 熱賣產品 More
2017 - 09 - 01
融資類型:N/A項物業性質:商住項目位置:石家莊市項目狀態:完成融資總建筑面積:90000平方米詳細地址:新華位于新華區石家莊聯盟路與文苑街交叉口西北項目簡介正規40年產權現鋪,負2層—4層為近9萬平米的大型家具展銷中心,擁有800個停車位。4層頂部設計為大型空中花園,是石家莊僅有的2個空中花園之一(另一個為翟營大街聯邦東方明珠)。商業場地開闊、方正,有多部直、扶梯到達,鋪位為敞開式鋪位,方便客戶投資自由組合且周圍無大型的商業綜合體,本項目彌補了本區域的市場空白,潛力無限。商城由專業的商業經營公司全程運作,統一招商,統一經營管理,保證業主長期穩定的收益。首付只需15萬—20萬,目前民間投資渠道狹窄,而國家對房地產市場尤其是住宅市場的調控,使這種情況更加嚴重,而本商業項目不受“限購”等影響,而且帶租約出售,可以說是穩賺不賠,實乃投資首選!
2017 - 09 - 01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 再審民事判決(2011)遼審二民抗字第57號大連瑋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瑋海公司)與盛萬科借款合同糾紛一案抗訴機關:遼寧省人民檢察院。申訴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大連瑋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住所地:大連市沙河口區西安路10號。法定代表人:郝淑芝,該公司董事長。委托代理人:辛學凱,遼寧宏都律師事務所律師。被申訴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盛萬科,男,1964年10月5日出生,漢族,大連萬業房屋開發有限公司經理,現住大連市甘井子區文體南街71號2-6-1。委托代理人:吳玉娟,遼寧新華律師事務所律師。審理經過大連瑋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瑋海公司)與盛萬科借款合同糾紛一案,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于2009年8月4日作出(2008)甘民合初字第1331號民事判決。宣判后,盛萬科不服,提起上訴。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0年4月14日作出(2009)大民一終字...
2017 - 09 - 01
創世紀太平洋投資公司機構總部:美國機構類型:PE成立時間:N/A資本類型:合資組織形式:N/A機構背景:非國有背景機構簡介創世紀太平洋投資公司(簡稱“創世紀太平洋資本”)投資中國和全球的利潤增長公司,為該公司中國的客戶和投資者提供綜合服務和投資資金。創世紀太平洋資本為中國期望資金投資和進入西方市場的中小公司提供一個全方位解決方案。聯系編輯:400-863-1616
2017 - 09 - 01
基金簡稱:不披露組織形式:有限合伙制成立時間:2013-01-01資本類型:本土募資狀態:首期募完,正在募集募資規模:880萬人民幣
Copyright ? 2017 - 2018 湖南一路地產管理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業云服務
地址: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湘府東路雙塔國際廣場A座16樓
 
  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430200MA4L2T5R6Q 
郵編:330520



宝石王官网 极速快3开奖记录 大乐透大复式与小复式公式 股票涨跌幅度计算公式 辽宁十一选五奖项 选号投注单式投注记录 中国移动棋牌手机版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时间 农副产品投资赚钱吗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澳洲幸运5开奖直播加微 天易娱乐二维码 东方五分彩走势图 90级板砖赚钱 百赢棋牌官网版 上海时时乐杀两码组合 韩国快乐8官网现场开奖结果